Filecoin FIL
$30.68 0.66%
Filecoin调查:海外名气大但参与者寥寥,分叉币哪家众望所归
牛币圈
来自PANews

熬了三年,翘首期盼的“鸽王”却变成了“割王”,矿工叫苦不堪,二级市场一片哀嚎。


“矿霸干不过码霸。”本以为Filecoin主网上线将揭开应用新篇章,却不曾想出现了矿商与官方博弈的反转剧情。主网上线的第二天,头部矿商就集体抗议罢工,不再增加算力。看似示威背后,实则是矿工的无奈之举。


怎料,矿工这波纷争还未平,官方团队又化身“市值管理达人”抛售150万枚FIL,最高近90%的跌幅着实给众多忠实的拥趸者泼了一盆冷水。面对外界接连不断的质疑声,Filecoin官方看似妥协的方案却难以破解根本危机,一场自救的分叉运动正缓缓开启。


口碑和价格双双遭遇滑铁卢,创始人胡安(Juan Benet)“坐不住”赶紧挽回局面,连发几十条推文进行辟谣与回应,但Filecoin高开低走的事实却无法被掩饰。而唯一的激励层正深陷发展困境,求生艰难,这让试图颠覆整个互联网应用层协议标准的IPFS,未来之路充满变数。


困在质押里的矿工


矿工苦前置抵押久矣。


“如果官方在一个月内取消前置抵押,那么就接着封装,否则将会转向分叉币,进行‘双挖’操作。”主网上线点燃了矿工宋江压抑已久的不满。不止宋江,其实无论是矿商还是矿工早已对前置抵押颇有微词。


“挖提卖”是DeFi矿工的一贯战略,但这套流程却不适用于Filecoin。在Filecoin的经济模型中,为了防止矿工利用作恶手段获得系统奖励,官方通过设置区块奖励抵押和前置抵押组成的抵押机制来实现。在区块奖励抵押中,矿工的奖励是在180天内按线性释放解锁的,也就是说矿工只有在180天后才能拿到全部奖励;而在前置抵押中,矿工需要在封装扇区前提供FIL进行抵押,以确保矿工能够完成扇区的承诺生命周期。


这种特别的设定确实有助于整个网络往良性方向发展。但与此同时,也带来了FIL前期流动性不足的问题,而供不应求的FIL抵押机制让矿工叫苦不迭,尤其是小矿工。


就目前而言,矿工获得FIL的渠道主要是Space Race 1 和 Space Race 2中所获得的奖励,以及主网上线后的挖矿区块奖励。在Filecoin两次太空竞赛中,矿工共获得了366万枚FIL奖励,根据180天线性解锁规则(每天只能获得出块奖励的 1/180),每天可释放的FIL代币逾2万枚。而在主网上线后,根据FILFOX浏览器数据显示,按目前每天15万FIL的产出量,FIL代币每天释放约800*N(天数)枚代币。也就说,目前矿工每天可获得20000+800*N枚FIL代币。


然而,挖矿奖励却不足以覆盖前置抵押的需求。如果矿工按目前10.6PiB/天的速度来算,每天将封装347340个扇区,按照当前约0.18FIL/扇区的抵押需求,全网每天则需要抵押6.25万FIL。


由此来看,在前期矿工所获得的FIL奖励远不能满足质押需要。更何况Filecoin有着十分复杂且严苛的惩罚机制,若一旦矿机出现技术、网络等问题,那么矿工抵押的代币将被扣除。如此被动的局面,是矿工所不想看到的。但如果矿工还想继续参与挖矿,那么只能去二级市场接盘买入FIL去抵押,但对于矿工而言,前期硬件和抵押代币的投入成本回本已是未知数,再选择去二级市场接盘岂不是让自己的处境更雪上加霜。


近渴得解,远火难灭。即便FIP-4 提案已被Filecoin官方通过执行,即直接释放25%的区块奖励,另外75%的奖励仍然按180天线性释放,但4.325万FIL代币只能暂时解矿工的燃眉之急,仍不能满足市场所需的抵押币数量。


而FILFOX浏览器的数据显示,目前Filecoin全网总算力为610.85 PiB。而主网上线当日,全网总算力则为569.47 PiB,也就是说过去近一周其主网算力仅增长了7.2%。不过,胡安却予以否认,“矿工的增长速度之所以比启动前更慢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网络不再补贴他们的质押和费用成本。”


他认为,矿工罢工是无稽之谈,一些矿工是想推波助澜,试图获得更多。目前矿工需要用真金白银挖矿,所以应放慢增长速度以匹配他们的算力增长和代币流量。此外,一些矿工希望能够使用USDT或BTC等,借出FIL进行质押,而不是在市场上进行高点购买。值得一提的是,胡安还强调称,他不希望再有较大改动,除非出现安全漏洞。


“PL(protocol labs)基本不听矿工的诉求,内部也出现问题,目前Filecoin社区治理极度中心化。”有矿工在参加深圳矿工闭门会后告诉PANews。


显然,一场关于矿工与官方团队的博弈还将继续。


跌幅86.3%,官方化身“市值管理达人”


从人人都怕错过的造富列车,到新一代收割机,Filecoin的完美滤镜被打破。


Filecoin的魔幻开局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。火币数据显示,当前FIL价格为30.2美元,较高点220美元下跌了逾86.3%。


震惊之余,有人发现未知地址竟然获得150万枚FIL代币,并向火币转入了80万枚FIL。但根据Filecoin的解锁方案,早期投资者、官方和矿工第一天解锁量应该只有50万枚。那么,在官方承诺早期不会出售FIL代币的情况下,这些代币究竟从何而来?


对此,Filecoin成员给出了颇为“意味深长”的回应,上述账号为官方账号,这些币被转移主要是确保市场稳定,在交易所买卖代币以提供市场流动性、稳定价格、纠正针对矿工的不平衡激励措施等。但这些并不是Protocol Labs在进行FIL销售。做市计划是为了社区利益,确保在市场刚开始拥有流动性并维稳币价。


而就在10月20日,“做市”地址再次转出了3万枚FIL,截至发文官方团队已经转出了909000枚FIL,总价值2727万美元。


不过,在这场利益博弈中,散户才是最大输家。FIL价格的暴跌与测试币可作为主网币买卖不无关系。根据此前Fileocin官方的说辞,太空竞赛 1 和 2 中所有扇区将迁移至主网,这些扇区的质押和获得的区块奖励也将被迁移到主网。但封装的有效算力、质押的 FIL和挖出的FIL测试币会按一定比例的迁移至主网。


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主网上线后,这些测试币竟然直接可以转入交易所进行交易,这也使得矿工收获了一大笔“意外之财”。对此,Filecoin官方成员解释称,测试币直接可当做主网币使用是特殊设计,并非“Bug”,这是为了确保网络的安全性。但矿工在主网上线之后立即卖掉了千万枚FIL是被“严重夸大”的,实际的数量是报道中提到数字的1/10到1/100。不可否认的是,矿工的抛售行为是FIL价格暴跌的因素之一。


刚上线就翻车,分叉币反成“众望所归”


种种争议下的Filecoin,早已从“万众期待”变成“众人唾骂”。


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就是其中之一,他在推特表示,Filecoin可能会是一个骗局,希望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进行调查。而胡安则怼道,孙宇晨不是任何人的救世主,他想借机分叉Filecoin。


当共识发生改变时,分叉也随之而来。其实,在Filecoin 主网上线前后,分叉的声音就已此起彼伏,且一场Filecoin分叉运动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。


早在今年9月,有匿名团队推出了分叉链Filecoin Vision,该项目声称这个是更去中心化的存储公链项目,完全由社区主导,社区将完全决定 Filecoin Vision 的经济模型设计和参数制定、新特性/功能开发、链上治理。同时,该项目还指出Fileocin存在前置抵押和后置区块奖励线性释放、可挖矿份额从70%降至主网初期的 30%左右等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
不过,PANews注意到,目前Filecoin Vision的白皮书仍过于粗糙,且矿工参与类型、治理模式、抽查方式、封装效率等信息均未披露。


不久后,Filecoin 首个前置分叉项目Filecash网络正式上线。该项目主要针对Filecoin中的封装冗余、区域化限制、公司中心化治理问题严重、惩罚机制不合理、社区管理不足等问题进行了技术优化,例如进行动态前置抵押,将受益充分释放给矿工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Filecash提出与社区共同开发和治理,充分民主对抗专治。


近日,又有一个名为FileStar文曲星的Web3物理基础设施项目项目。对于Filecoin惹争议的前置抵押规则,FileStar不仅取消了这一设计,还进行了不少技术创新,例如,实现新的P1封装算法(可选包括 SHA512,Poseidon,Pederson 和 Blake2s)提高封装效率、引入递归零知识证明技术,实现消息的链下聚合、提高全网的TPS等。另外,与Filecoin只激励存储证明不同的是,FileStar将逐步实现对存储资源、计算资源和带宽资源的激励,实现分布式的存储、可验证计算、可度量带宽的分布式互联网物理基础设施。


“Filestar的概念不错,很多矿工都比较关注。不过,矿工并不想为Filecash这个项目买单。”上述矿工告诉PANews。


但相较于Filecoin,上述几个分叉项目更注重去中心化存储的理念,矿工的长期激励,以及社区自治等,正中矿工们的下怀,也成为他们与官方的谈判筹码。暂且不考虑这些分叉项目未来的发展究竟如何,但有一点是难以回避的,如果Filecoin再不作出改变,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逃离这块淘金圣地。



国人自嗨成瘾?海外无人问津


在国内红的“热火朝天”,在海外却“不受待见”。近日,PANews在对海外投资者进行的Filecoin相关问卷调查中发现,国外对其兴趣寥寥,甚至不被看好。


在22名受访者中,绝大部分都有着三年以上的炒币经验。虽然有着86%的受访者均听过Filecoin,但了解Filecoin及IPFS的仅占22.7%,而参与过Filecoin挖矿或购买过FIL代币、期货的更少之又少,只有13.6%。


其中,有不少受访者告诉PANews,他们并不看好Filecoin,市场对其更像是一场炒作。相比于技术,人们更愿意利用其赚快钱。同时,海外投资者还认为,这并不是个好项目,Filecoin不应该让矿工同时承担着挖矿压力和法律风险。此外,IPFS暂时还无法与现有的Dropbox、iCloud 、Google Drive等云存储解决方案相媲美,更不用提挑战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有位受访者直言,80%以上的FIL矿工都在中国。胡安的推文也证实了这一点(如图),他表示,全球有成千上万的矿工正在使用Filecoin。在其配图中,绝大部分都为中国矿工。与此同时,在FILFOX浏览器中,稳居挖矿排名前十的节点,几乎都来自中国。



如此来看,Filecoin更像是个国人主导大火的项目,就如当年EOS在大量的中国资金和参与者下爆火一样。只不过,Filecoin的未来是否会重复EOS的老路?


2020年10月22日 13:35图文分享